绿农特产 [青海] 切换

  1. 首页
  2. 青海特产
  3. 西宁特产
  4. 青海老酸奶

青海老酸奶

青海老酸奶

青海老酸奶由青海小西牛生物乳业有限公司在08年5月推出的一款产品,上市后深受广大消费者喜爱。从质量上、口感上、吃酸奶的感觉上,都得到了消费者的广泛认可。到目前为止,青海老酸奶已经行销到祖国的各个角落,青海老酸奶这个产品为青海民族文化的传播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 在青海,地地道道的青海人都会自制酸奶,传统的青海老酸奶的发酵是在瓷碗中的,借着炕上的高温形成固态酸奶,酸奶的上层会浮着一层奶皮,吃的时候可以放一些糖来调味,酸酸甜甜的,可以达到解暑的效果。传统的自制青海老酸奶不含任何添加剂、防腐剂,是真正的健康食品、绿色食品。

历史

青海老酸奶

青海老酸奶在青海民族饮食上有着悠久的历史,早在公元641年唐朝文成公主经过青海湖畔的日月山、倒淌河等地进藏的民间故事中,就有关于酸奶的记述。在可称之为古代藏族社会百科全书的史诗《格萨尔》当中,也有许多关于酸奶的记载。可见酸奶在青海问世至少也有一千多年的历史。

营养

酸奶的营养价值远远超过新鲜牛(羊)奶。它含有多种乳酸、乳糖、氨基酸、矿物质、维生素、酶等。有胃病的人喝了它,可促进胃酸分泌,食后非但不气胀、腹泻,反而通气、消食。青海老酸奶的不只是简单的酸奶,而她代表的是青海三江源地区自然无污染的纯生态绿色食品,酿造过程都不使用任何人工添加剂(防腐剂),属真正的绿色食品;更以高原回族(撒拉族)人民酿造技术见长,青海老酸奶可以清真生产;真正清真,绿色,营养食品,非青海老酸奶莫属。

发展

如今响应国家农业产业化号召和走可持续发展道路,以青海酸奶为品牌的酸奶食品产业已经初见规模,并且已经立足高原,走出高原,走向世界。青海老酸奶将为青海经济发展作出巨大贡献。

目前,青海酸奶储存技术有待发展,保鲜期短,在青海原产地,酸奶只能通过空运到达全国市场。而富含营养,味道纯正的牦牛酸奶更是家居、馈赠中的佳品。

请大家注意现在市面上自产品牌的主要是些小包装,果味的东西,而且大多与青海传统酸奶味道是有区别的,更甜而酸味淡。由于酸奶的保质期短,外地的产品口感与本地的区别,因此对本地的酸奶市场冲击不大。怀古的感觉,让目前老青海人更多的喜欢传统酸奶纯正的口感和味道。

谁家是正宗

800多年前,老酸奶就在青海诞生了,不过出远门遛遛、见见世面还是前两年的事。为此,他特意给自己设计了件仿青花瓷的褂子,上面印着“青海老酸奶”的招牌。他从高原晃晃悠悠地一路往东,终于走进了祖国的首都北京。

令他郁闷的是,原本以为自己是“天之骄子”,但进了北京城没几天,却发现满大街都是穿着跟自己一样大褂的“老酸奶”,他们的产地包括东北、内蒙古和山东,甚至还有安徽和湖北的。这时,青海老酸奶有点懵了。

进京后迅速蹿红

从今年初的北京庙会开始,青海老酸奶正式进入北京市场,在年轻消费群体中口口相传,一度出现“洛阳纸贵”的局面。夏天到来时,网络论坛上的邮购和代购业务热火朝天,而互联网的放大效应使老酸奶成了一种时尚消费品。目前,北京的街头小店和大型超市均有出售,驻足街边买杯饮料的消费风气催生了“买杯老酸奶”。

新品的热销吸引了众多大牌厂商扎堆儿往里挤,其中不乏蒙牛和完达山等知名企业。它们扯出的旗帜由青海蔓延至东北、山东、内蒙古甚至湖北等。企业的大量进驻也掀起了舆论战,各方都称自己才是正宗。

“史书上都有记载,青海牧民的这种食用方法已经有800年的历史了,是我们最先将这种制作方法工业化。”青海小西牛生物乳业有限公司总经理王维生坚称,他们才是目前市场热销的青海老酸奶的源头。在此前的一些采访中,内蒙古和东北都有企业宣称当地有食用老酸奶的传统,因此自己才是正统。在众说纷纭背后,到底是谁

谁继承了“道统”

青海老酸奶的故事是这样的:在800年前的一个夜晚,一对农奴夫妇替主人放牧,走了很远很远,碰到了暴风雪,两人慌忙躲避,不小心将一罐煮熟的牛奶忘在了帐篷外面。第二天,牛奶凝固发酵之后,变成了状如豆腐花、需要咀嚼食用的酸奶,他们就靠这桶酸奶支撑着回到了家里。好吧,我承认,这可能只是美好的杜撰。事实上,史书只是记载了牧民在800年前就开始食用老酸奶。时至今日,在青海各地,牧民仍然在食用这种传统酸奶,他们用碗盛奶,用小勺挖取食用。由于这种酸奶制作工艺独特,许多到过青海的游客都被吸引。它之所以能够以商品的面貌大规模进军现代都市,根源在于其制作方法已经脱离了传统的手工艺,实现了大规模的量产。

“我们早就通过青海工商局向国家工商总局申请了 青海老酸奶 的商标,目前已进入公示期。”王维生强调说,由于带有地域标示的商标很难得到相关部门批准,往往要与历史文化和传统相关才行,而如果最终申请能够通过,那么“道统”之争也就不言自明了。

青藏铁路助推扩张

据介绍,老酸奶火爆的原因除了实现量产之外,更主要的是青藏铁路的通车。

“我们仔细观察一下就能发现,进藏列车经过的沿线地区能够启动市场,而在返程的火车上,这种老酸奶往往被当成藏区特产。”一位行业人士表示,消费调查显示,许多消费者都是在食用了一次后多方寻求购买渠道,这也成就了青海老酸奶独特的销售模式。

“牛奶行业内的经销商以前根本不屑于代理我们的产品,上海、武汉和长沙等地的经销商最初都是游客。”据王维生介绍,由于其产品的产地集中在西宁,远距离低温运输的难度很大,初期都是经销商自行解决。

“我们做这个已经有十多年历史了,因为青海受地理限制比较大,一直没能走出去,而青藏铁路修通之后,沿铁路线参观游玩的人往往会购买很多带回去。”王维生介绍说,他们两年前才开始往外拓展市场,去年在向全国局部市场推进时,虽然销售渠道与其他乳品大厂商无法相比,但推进速度超过预期。

“去年卖了8000万元,今年应该可以到两亿元。”

“在三聚氰胺事件中,青海是一块净土,没有一个乳品厂出问题,这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。青海是全国四大牧区之一,但是没有一个走出去的乳品品牌,这是一种缺失。”王维生如是说。

短视恶果已现

实际上,业界担忧的问题已经出现。公开资料显示,今年5月至6月,吉林工商部门对长春和吉林两市的食品进行抽检,完达山牌东北老酸奶被检测出不合格的问题,其生产商是黑龙江龙兴乳品有限责任公司。

“这很好理解,一个新品出来后,大品牌都是靠找小加工厂代工贴牌生产。例如,北京周边有几家小工厂,我都去看过。”王维生表示,为了降低成本,这些小工厂最常见的操作手法就是用“代糖”(规定使用白糖),这也是王维生坚持在青海生产,然后花很高的运费将产品运往各地的原因。

“我也可以在北京边上找个小厂子代工,但那不就是欺诈吗?你说你是 青海老酸奶 ,结果是在北京边上生产的。”王维生表示,小西牛的产品零售价一般要到5元/碗,而其他很多牌子卖到3元多。对这么低的价格,他连想都不敢想。

“我们从没想过要超过谁之类的,只是既然我们有这样的产品,那就争取在全国的市场占有一席之地。”或许,如果很多企业觉得三聚氰胺的教训还不够大,那么王维生的话可以给陷于集体狂热的乳品行业降降温。

无力阻止模仿

“市场上的模仿确实很严重,但我们没有蒙牛和伊利的实力去阻止模仿,也没必要阻止。”王维生表示:“各地出的老酸奶只是外包装跟我们一样,这没什么意义。因为我们依托的是青海的资源,还有后续的产品开发,这些总没法模仿吧?”

在他看来,奶源是最重要的,而青海是高原,牧草绝对无污染,“这要是跟下面那些地方一样才怪。”

据介绍,普通酸奶是先发酵后灌装,而老酸奶属于凝固型,必须以鲜奶为原料,将半成品分别灌装到小塑料碗里,密封后实施72小时的冷藏发酵,制作时间长,保质期相对较短,而其他企业无法复制青海特有的奶源和地理条件,它们生产的老酸奶口感和青海产的会有一定区别。

同质化藏隐忧

目前市面上大部分老酸奶售价在4元/碗左右,是普通酸奶的两倍多,而小西牛牌青海老酸奶零售价是5元/碗到5.5元/碗。

众多企业争相生产这个新产品,但令行业人士担忧的是,食品行业具有很大的脆弱性,鱼龙混杂的产品极易透支消费信心。一位行业专家表示,在老酸奶市场上,不排除有一些杂牌乘虚而入,追求眼前的短期利益。在这种情况下,任何一个突发事件都会对这个新兴行业造成毁灭性的打击。王维生表示,很多大厂商看见新产品出现后,立刻就租个小工厂代工,依托成熟的渠道往外推,“能赚多少是多少,还能冲击新进这个市场的企业,何乐而不为?回头这个产品的社会信任度没了、市场死了,他们转头做别的就是了。”